<span id="x6mfm"><ruby id="x6mfm"></ruby></span>
  • <nobr id="x6mfm"></nobr>

    
    <bdo id="x6mfm"></bdo>

      1. <menuitem id="x6mfm"><optgroup id="x6mfm"></optgroup></menuitem>
        1. <bdo id="x6mfm"><dfn id="x6mfm"></dfn></bdo>

          中國大型H型鋼、鋼板樁供貨平臺

          和濟文選

          金融風暴中 一個鋼材販子的感悟

          2018-04-18 13:38:48 

          “雄關漫道真如鐵,而今邁步從頭越”,當年毛主席他老人家這氣壯山河的詩句,不正是我們這些鋼材代理商奮斗歷程的真實寫照嗎?時隔一年,我們闖過金融危機的驚濤駭浪,再次相聚青島,滿目所見,青島更加美麗,大家臉上的笑容更加燦爛。我心中自然是感悟良多、思緒萬千,但是要全面、清晰地整理出來,卻又剪不斷、理還亂,只能選擇兩點與大家交流:

          一、關于賣鋼材的這一行和賣鋼材的這幫人

          賣鋼材不是高科技、不需要高智商,產生不了高利潤,但卻具有高風險。要想把握商機,規避風險,必須準確地預測行情,但這談何容易。我曾經說過這樣的話,預測價格的漲落,只要是時間遠一點的,就比預測自己的老婆生兒生女都難;要想把價位和時點預測精準,那簡直比登天還難。當然,這隨著各人道業的深淺有著巨大的差異,所以“我的鋼鐵”的領導和專家們一到山東來開會,大家就奔走相告,趨之若鶩。

          鋼材

          在這個世界上我們每個人只不過是滄海一粟,無數我們知道和不知道的因素在影響著行情,我們不能預知、不可預見的事情太多太多,而且錯綜復雜。誰知道美國的高盛在盤算著什么?誰知道哪家鋼廠在期貨上啥時候賠了會形成它在現貨上的賭徒心理?誰能知道力拓的胡士泰哪一天案發?誰能預知南方的雪災、汶川的地震?誰能預知上海的雨水像情人的淚水一樣綿長,從情人節開始一下就是一個月?……而這一切都影響甚至左右著行情,也使得什么樣的價格走勢都會出現。

          說起價格走勢圖,它似乎并不是供求關系和價值規律的反映,它更像是我們的心電圖。說起物極必反似乎也更應該叫“心”極必反。當我們平心靜氣的時候,走勢就舒緩。當我們豪情萬丈的時候,價格就會扶搖直上,不過很快就會沖到懸崖邊上。當我們驚恐萬狀的時候,價格就一落千里,但當我們都覺得走投無路的時候,實際上已經光明在前。每一次的暴漲沒有不是漲過了頭的;每一次的狂跌沒有不是跌穿了底的。平心而論,好些時候甚至在關鍵時候,大多數人的判斷往往是錯誤的,因此盲目從眾是要冒賠錢、甚至賠大錢的風險的。

          每一波新的行情我們都似曾相識,但又確實未曾謀面。經驗永遠是寶貴的,我們應變通借鑒,而不能犯經驗主義的錯誤,老皇歷是看不得的。教訓永遠值得診視,我們應認真汲取,但不能犯教訓主義的錯誤,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繩。去年九月份價格是漲了漲,但卻不是進貨的時候,今年三月份價格是非常低迷,但這時不進更待何時?在營銷策略上沒有顛撲不破的真理,在操作手法上沒有一成不變的模式,只有常變常新,與時俱進。

          說來說去,賣鋼材是個累人的差使、操心的行當。甩手掌柜的當不得,要當掌柜的就不能光甩手,要甩手就不能當掌柜的,你整天盯著可能掙不到大錢,但如果不盯著,說不定哪一天就會賠大錢。

          我們應當向兩位古人學習,一位是諸葛亮,他之所以神機妙算,料事如神,有兩點是少不了的,一是“諸葛一生唯謹慎,”二是高度敬業、嘔心瀝血。第二位是老子,他提出上善若水,我們應當用水一樣靈活多變的經營策略去適應千變萬化的鋼材行情。

          中國歷史上有很多優良的傳統,但也有一個很不好的傳統那就是輕商、抑商——瞧不起商人,壓制商人。最晚在兩漢年間就已經把鹽和鐵相提并論,只不過鹽在前,鐵在后。到了南北朝的時候,南朝有個宰相祖上是販鹽的,有一天宰相回家后悶悶不樂,夫人就問什么原因,宰相說:今天有人在朝廷上羞辱我,說我:“你不就是個鹽販子的兒子,有什么了不起!”夫人說:“你去告訴他,他爹販鹽兒子當宰相不丟人,他爹當宰相兒子販鹽才丟人唻。”時至今日我們有些同志的觀念非常陳腐,從骨子里瞧不起鋼材經銷商,認為他們只不過是一群鋼材販子,是市場亂象的制造者。比如說今年二、三月份價格大跌,有人就把原因歸結為經銷商存貨,制造了市場需求繁榮的假象。誰不知道當時是鋼廠把庫存轉移到經銷商手里,經銷商把利潤轉移到鋼廠手里,鋼廠掙錢,經銷商賠錢。我們這叫忍辱負重啊!

          有人看不到經銷商付出的艱辛,看不到經銷商對推動國民經濟發展的巨大作用,認為經銷商過度投機制造了價格混亂。雖然我們公司在抗擊非典,抗擊雪災,抗震救災中在當地都是第一家捐款,印度洋海嘯捐款也有咱的份。至于說讓咱在經營上學雷鋒,人家都漲價咱不漲,人家都落價咱卻不落來掩護別人撤退,咱說啥也沒琢磨出門道來。也用不著多爭辯,只要稍微了解一下這個月上中旬的行情的人,結論不就昭然若揭了嗎?記得溫總理參加G20峰會的時候,針對國外有些人把金融危機的根源歸咎于中國,他用了一句中國俗語,說:“這叫豬八戒倒打一耙。”孔子曾教導我們說:人不知而不慍不亦君子乎?人家不了解咱、不理解咱,咱不生氣不也就成了君子了嗎?到現在我才琢磨出來,鋼鐵是在鋼廠煉成的,而鋼鐵般的意志則是在鋼材市場上鑄就的。所以這些年來我們脾氣越來越平和,為人越來越謙卑,心胸越來越寬廣,品行越來越高尚------這都是適者生存的法則逼出來的。

          有人嫌中國的鋼材經銷商規模太小、數量太多。我倒認為只要他們不干違法的事,不干缺德的事,不坑人不害人就應該有它自由成長的空間。我們不要忘了,八年抗日就是既有正規軍,又有游擊隊,而且游擊隊的作用也是巨大的。世間萬物既有螞蟻也有大象;尺有所短,寸有所長;仰望夜空,它之所以如此美麗,正是因為繁星在放射璀璨的光芒。

          我們希望那些對鋼材經銷商抱有陳舊、片面認識的同志,應當仔仔細細地洗洗腦,轉變觀念,洗腦的辦法就是認真學習,學習黨中央、國務院的指示精神?,F在國家正在大力倡導、扶持發展服務業特別是生產型服務業,并把現代物流業列入十大振興產業之一。

          二、關于賣鋼材的與產鋼材的

          話說1993年的冬天,我與同事到某鋼廠提圓鋼,這是公司成立之后第一次直接與鋼廠打交道。因為是搭乘送貨的車,凌晨4點就在凜冽的寒風中侯在銷售處的屋檐下,好歹地盼著早晨有間辦公室上班開了門,我們便忙不迭進去了。這時一個干部模樣的人問道:“你們是干什么的?”我陪著笑臉怯生生地說:“我們是來提鋼材的。”只見那人臉一沉,眼一瞪,手往門外一指,一聲喝斥:“出去!”我們只好悻悻地離開。以現在的眼光看簡直是不可思議。這說明了什么呢?說明了我們的社會有了巨大的進步,鋼廠和經銷商的關系有了極大的改善。

          本來鋼廠和經銷商就是一對孿生兄弟,而且永不分離,相互依存。正是因為有了鋼廠,經銷商才有鋼材可賣,才有錢可賺;正是因為有了經銷商,鋼廠的鋼材才能賣得出去,錢才能收得回來。彼此間都應當有感恩之心,都應當善待對方。實際上好多經銷商都和鋼廠保持著不錯的關系,甚至有著深厚的友誼。正是因為有了鋼廠和經銷商在鋼鐵生產和流通領域的共同努力,中國的鋼鐵事業才發展得如此迅猛,我們的國家才一步步走向繁榮富強。

          然而,在經銷商和鋼廠合作的過程中,我們看到的往往是強勢鋼廠的強權,卻很難聽到弱勢經銷商的話語權。雖然各個鋼廠與其代理商的代理形式各式各樣,但有一點卻是共同的,那就是包括結算價在內重大利害問題幾乎都是鋼廠說了算,隨心所欲。坦率地說,公元2009年的春天好多好多鋼廠都不夠哥們,都沒有經得住考驗。先是用上吃奶的力氣把價格拉升起來,但鋼材一出廠便撒手不管,任你賠得一塌糊涂,我也無動于衷,絕不松口。到了夏秋之交,從南到北更有幾家產量大膽也大的鋼廠,更是無視市場暴跌的跡象,過高地估計自身的能量,仍然拼命地把價格一拉再拉。市場發展的規律已經一次又一次地,并將再一次地、永遠證明鋼材價格不是任何人長期操縱的了的,更不會被某家鋼廠長期左右。類似的舉動肯定是非理性的,必然會適得其反,得不償失,對于這樣的鋼廠自身,則無異于玩火,對于鋼材市場必然是災難性的。

          那對于經銷商呢?記得侯寶林大師有段相聲說的是,有個醉鬼一按手電筒電門,讓另一個醉鬼順著光柱爬上去,另一個說:“我才不爬呢,我爬上去你一關電門讓我掉下來?”鋼材經銷商都沒喝醉,但卻不如人家醉鬼明白。雖然出廠價格是一提再提,一挺再挺,而市場已險象環生,甚至開始一路狂跌,經銷商明知一噸要賠上好幾百,但卻不得不提貨,不敢不提貨,結果是無可奈何地賠上錢為鋼廠鐵觀音打工,只是不好意思麻煩總理到鋼廠為經銷商討薪。我想,眼下所有的經銷商都有一個共同的心愿,那就是今年的秋天不要再重復春天的故事。

          市場經濟它首先是信譽經濟,不講信譽怎么能說得過去呢?連孔圣人都說過:“人而無信,不知其可。”我們不是患難與共的弟兄嗎?不是說好了風雨無阻攜手前行嗎?(甚至我們的字號都叫“和濟”——和衷共濟)怎么金融風暴一來就變卦了呢?!

          其實,就連鋼廠的弟兄們也都覺得有點說不過去。人都有一特點,就是往往只看到自己的優點而看不到自己的缺點,或者放大自己的優點,縮小自己的缺點。要是連自己都感到有點不論理的時候,實際上已經很不論理了;自己都感到不像話的時候,已經很不像話了。

          說句公道話,也不應當過多地責備鋼廠負責銷售的哥們,他們雖然心里同情你,但他們卻做不了老總的主;再說句公道話,也不應當過多地責備鋼廠的老總,他們也有很多很多的難處,我們畢竟處在社會主義初級階段,市場經濟還不夠規范,全社會言而無信的事屢見不鮮,鋼廠說了不算也算普遍。所以說鋼廠老總也是人在江湖身不由己,誰在這個位子上都會這個樣。這就好比讓我們去做牛奶,恐怕也會往里摻三聚氰胺;讓做牛奶的來調直盤螺,也會拔得很細很細。有的經銷商成為生產商以后一招一式也只能像鋼廠。這就好比中國歷史上那些成功了的農民起義領袖最后的歸宿都當了皇帝,也只有當皇帝這一條路。什么時候情況才發生了根本的改變呢?孫中山領導的辛亥革命推翻了帝制以后,誰當皇帝也都當不成了!

          我們的結論是,要想從根本上規范鋼材銷售代理制度,公平合理地平衡鋼廠與經銷商的利益關系,出路只有一條,那就是制定制度,建立體制,并運用國家的權力監督其實施和運行。

          今天我們看十六年前鋼廠把用戶趕出門的事是天方夜譚,十六年后,或者用不了十六年,我們再看今天鋼廠和經銷商合作的好些問題,也會是天方夜譚,就好比我們看當年女人纏小腳、男人扎小辮一樣可笑。這是經濟高速發展、社會飛速進步的必然結果。真如是,則經銷商幸甚,鋼廠幸甚,鋼鐵事業幸甚,國家幸甚!

          我們非常欣慰地看到,中國已經成為一個鋼鐵大國,我們也滿懷信心地預見到,在不久的將來中國必將成為一個鋼鐵強國——這就是我們這些獻身中國鋼鐵事業的鐵哥們共同的歷史使命,我們肯定會不辱使命!

          和濟集團,中國大型H型鋼供貨平臺,擁有各大知名鋼廠:馬鋼,萊鋼,包鋼,津西,日照,長治,新泰,天柱,東特等一級代理資質,原廠正品鋼材質量有保障,咨詢熱線:400-859-6789

          更多新聞
          欧美女同